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82008.com > www.482008.com

今评媒:偷官女贼戴罪举报算不算侠盗?


发布日期:2019-10-19 07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新京报报道,陕西籍的房云云和湖南籍的唐某燕,曾于5月23日在合肥市一居民家中窃得价值150余万元的购物卡、纪念币、玉器等物。房云云告诉媒体,在被盗官员家中发现大量的烟、酒、购物卡,其中仅胡某家就有面值500元到2000元之间的各类购物卡约600张。

  请注意,房云云是在江苏常州盗窃被捕,在安徽合肥盗窃两位副局长的案情是自己主动交代以求立功减刑的。

  对于安徽合肥的两例盗窃案,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,房云云交代后,公安不立案,法院不追究。并且根据最新的调查:两名官员工作正常,尚未听说被盗官员被带走调查的消息。

  新京报评论沉不住气了,媒体人王小异发出异议:小偷就能轻易偷到的官员,当地警方和纪委却慢了好几拍、看上去困难重重,这种慢悠悠的反腐效率,实在令公众感到匪夷所思。这也难免令公众怀疑,当地警方、纪检部门对小偷偷出的涉腐线索麻木背后,是否存在包庇,是否有见不得人的利益勾着。

  早日调查清楚,对举报者是一个交代,对两位家中被盗又被贼举报的官员也是一个澄清。新京报说的很对,反腐不能一直“在路上”、当地纪委不能一直在“调查中”。

  唐某燕接受采访时表示,自己只偷官员不偷百姓,并袒露偷官员的原因,“如果偷的是贪官,他们一般不会报案,而且也不算违背良心”,并且 “从来不对老百姓下手”,专门偷官员办公室。唐某燕还有个原则:如果官员房间里没什么东西,就不动他的东西;只有那种房间里面有堆积如山的礼品的,才下手。

  网络上早就有了不少支持者为其点赞,网友 @奶粉君求毕业 就在网上大声疾呼:偷官女贼是促使社会进步的巨大力量,是中华民族的英雄。

  唐某燕不仅被人称为“女贼王”,还有人说她是一代“反腐侠盗”、“新时代的楚留香、燕子李三”。而唐某燕本人的形象也从一名小偷变成了一名大英雄,大有成为“小偷反腐”中坚力量的态势。

  首先,因法律规定不能羁押收监怀孕、哺乳期妇女,而房云云和唐某燕一个是孕妇、一个是产后不久的哺乳期妈妈,该团伙安排两人进行盗窃逃避法律打击的目的可以说是相当明显。有例为证:由于怀孕,房云云被判监外执行,合肥的两例盗窃案就发生在她取保候审期间。

  其次,房云云等人选择党政机关厅处级领导干部为作案目标。一旦她们在受害人家中发现大量财物,会先拍照,远程将照片传给同伙留作证物,如果被司法机关查处,则借“反腐”来“立功”。

  南都把女贼的行为称之为“道义正确与法律错误”,认为反腐只是“湘西女贼王”行窃的衍生品。她区别于传统的小偷的特点在于,她把握了贪官不敢报案的心理,而这样的心理不过是为了自己及同伙进行“相对安全的偷窃”。

  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正义,不仅要看结果,还要看手段和目的。扬子晚报认为,她专偷贪官的动机不是为了反腐,而是为了个人享受。可以推断,如果她不落网,就不会举报贪官,管家婆黑白图纸举报贪官只不过是她算计个人利益的结果而已。 一个女盗贼,为了减轻处罚而举报贪官,却被一些人想象成为女侠,反腐斗士,这就把礼赞完全用错了地方。管家婆图库中

  法制日报丝毫不同情两位女盗贼,认为网友们的热捧和点赞不过是折射了网络舆论正义观、价值观的混乱。

  时评人烨泉认为一些网友把女贼奉为“女侠”,大喊“替天行道”,实际上遵循的是古老的江湖逻辑,即“以暴制暴”“以恶除恶”。这种逻辑看似快意恩仇,实则谬以千里。因为江湖的逻辑之所以行不通,根本原因就在于以个人感受作为正义的标准,这就导致一百个人会出现一百种正义观,主观色彩浓厚就有可能沦为一切恶行的借口。

  东北新闻网评论员邓孺夫同样认为从结果看,方云云等人的确是反腐的“英雄”,但他们的初衷绝非反腐,而是怀着一种侥幸心理,试图利用贪官的恐惧心理为自己撑起一把保护伞,利用举报贪官、戴罪立功的手段为自己减刑。

  重庆晨报社论的一句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。“说到底,还是公众对贪腐行为的厌恶、对反腐不力的痛恨”。呼吁相关部门应该读懂热捧“女贼王”背后的民意期待。

  热捧“女贼 王”的背后,见证了一些现实的尴尬,尽管中央层面的反腐力度已经很大,但在少数地方,其反腐力度仍然未能让公众满意。不然,连小偷都能发现的反腐线索,纪检部门为何发现不了?唯有反腐的力度达到公众的期待,纪检部门的监管触角也比小偷更先一步了,热捧“女贼王”才不会有生存的空间。